Friday, February 26, 2010

关于医疗概率的错误诠释

今天早上八点一条Allianz的保险代理跑来跟我讲关于他们公司的风险分析(risk analysis)和医疗核保(medical underwriting)的程序。有时候一些医疗报告及医疗概率常会被错误诠释,这对受保人是有欠公平的。

这里要讲一则几年前英国发生的事件,在这个案例里,数学概率被一位著名的医学博士错误应用及解读,造成一名母亲含冤入狱。

1999年11月,35岁的英国妈妈莎丽克拉克(Sally Clark)被指分别在1996年11月29日和1998年1月26日谋杀她两个只有几个月的男婴。这两名男婴去世时分别只有82和58天大。

案子的“专家证人”是一个叫罗伊梅都(Roy Meadow)的小儿科教授,来自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罗伊教授认为这个案子不属于婴儿突然死亡候群症,因为两个连续婴儿猝死的或然率是1/8543 x 1/8543 = 1/72982849,也就是一对7千3百万。

如果这个概率的计算是对的,那么两名男婴被谋杀的相对概率是99.9999985巴仙。

结果,数学白痴的陪审团以10对2票认同莎丽谋杀,法官判莎丽终身监禁。

关于罗伊教授概率算法,英国皇家统计学会(Royal Statistical Society)曾在2001年发表过一份声明,表示罗伊教授的此项推导是没有统计学根据的。英国皇家统计学会主席更亲自写了一封信给英国大法官表示对此事的遗憾。

一名叫玛丽莲的律师觉得事有蹊跷,她挖出了一份之前没曝光的病理化验报告。报告里表明莎丽的二儿子是感染了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应属自然死亡。

2003年,莎丽第二次上诉得直获释,但是可怜的莎丽已经白白做了3年的牢。

2005年,罗伊教授被英国医学总会开除会籍。罗伊教授上诉,一年后又恢复了他的会籍。

这几年的经历给莎丽带来巨大心理压力,她始终无法从新振作。2007年3月,莎丽因为酒精中毒死亡。

No comments:

Amazon Contextual Product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