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爱迪生、爱因斯坦、达文西

在瑞士举行的“国际发明、新技术、新产品展览会”是一年一度的国际盛事。它是所有国际发明展里,档次最高,也是规模最大的一个。每年的四月份,会有六七万人次的发明家、工业家、投资者、代理商、游客等聚集在日内瓦城里的这个发明展里。

自一九七三年开始,日内瓦发明展一共办了三十三届,而今年的第三十四届发明展将会在四月五号开始,为期五天。在这期间,参展者会展出许多让我们生活得更方便的新奇科技发明。比方说,在去年,塞内加尔的发明家摩尔斯克就炫耀了他的安全套自动佩戴器,台湾的林建丰也展示了他的“魔戒情套”安全套电动套环装置。比较严肃一点的发明有获得金奖,由台湾人陈永欣所设计的电梯脱困设备,当然还有马来亚大学校长雅谷教授与其夫人斯里努蕾丝娣里教授的金牌口疮膏药贴。

在去年,一共有约一百五十个马来西亚参展单位,占了总参展人数的百分之二十。这相信也是历年派往日内瓦参展人数最多的一次。在很大程度上,这个数据展示了我国重视发明和创造的人才培养,这是件好事。当然,参展的人数多了,得奖的机率也会相对地提高。就以特别金奖为例,大会去年共颁发了五十份特别金奖,俄罗斯、韩国、伊朗、罗马尼亚及西班牙各拿了三份,台湾及瑞士各拿了四份。马来西亚则领了六份特别奖,是全场第二名。第一名是法国,他们很不给脸地拿了九份特别奖。我不知道法国的参展团有多少人,但按概率来算,马来西亚这三十巴仙的特别奖得奖比例是合乎逻辑的。

也在去年,马来亚大学史无前例的囊获了三十三面奖牌,其中有十九面金牌,十一面银牌,以及三面铜牌。在我们的六个特别奖里,就有一半是属于马来亚大学的参展代表的。这当然也大概跟马来亚大学参展团的规模有关。能够在国际展览会里得奖是一件让人振奋的事,但是,其中的经济考量却往往没有得到它应有的重视。一个人在这四五天的费用,包括往返机票、展位费、住宿费,保守估计就得用上马币一两万左右。整体来算,我国就花掉了马币两三百万。如果把这里面所能引出的商机计算在内,这两三百万当然不是大数目,我们是绝对付得起的。问题是,这些展览品到底能不能被实际地用来造出更多的钞票。如果不能的话,就是等于用几万块来买一块奖牌,一个荣耀而已。如果是这样的话,用这些钱来给图书馆添些新书会比较好。不过,我相信我们的发明品都应该有一定的水准和商业价值。

今年日内瓦发明展的报名早在二月中就已经截止,相信我国也会像往年一般地支持这项活动。我不晓得英美的老牌大学对日内瓦发明展持的是什么态度,但照历届的得奖名单来看,他们大多是没有兴趣。在多产的发明大王爱迪生和理论科学家爱因斯坦这两个极端里,我国的年轻大学大概只能够先专注一项。我认为,应该先把大部分的精力聚焦起来搞学术活动,然后再把适量的精神调焦在科技发明上。如果想同时在学术和发明两面都有过人的表现的话,恐怕需要有像达文西一般的身手和头脑。

Read more!

Amazon Contextual Product Ads